不渡南山

我在b站看霹雳爷们儿直播片段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戳我的点。

好哥们儿展示了一个他和白宇的微信聊天记录:

                                         哥们儿和章远海报合影.jpg

别特么合照了。

看剧去。


白宇的画风是这样的,而在某次一夜八十次的直播中,北宇的画风是这样的……


龙哥龙哥~快来跟我pk鸭~



北宇你双标过分了昂!!


说实话啊,我是从tag还只有两千多人的时候就入坑的,现在都四万了。中间发生过什么,发过什么糖,我很清楚,所以blx的无非就是受不了“暴击”,然后把这三个月的种种都忘了(记忆力不好可以理解)。

要脱坑就脱呗,大不了再看着四万掉到两千,我的cp我至少会在坑里待三年,谁也影响不了。

所以拜托别小学生了,有点自己的判断。


论为什么我觉得龙哥是攻

抛开80kg的臂力和泰拳不谈,单就龙哥的性格来讲,其实是很容易把他判定成非常温柔软萌的,再加上外表加成,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龙哥之前是b站总受了)。
但是!天知道看起来这种特点的人有多可怕啊!
我有一个同学,性别女,说话温温柔柔的,看起来也很软萌,很好欺负的样子,但之后我们一群人玩狼人杀的时候,她是狼人,但是全程没有人怀疑。是的,没有人怀疑!
如果不是我被杀了,我也根本不会怀疑的。
然后我亲眼看着她天黑中把上一轮怀疑她队友的人“杀”了,天亮之后无辜地眨眼并且不好意思地微笑:“我不知道啊……什么都没听见怎么办?”
受到惊吓且后背发凉。
天然黑真可怕。
所以龙哥前十年无绯闻无黑点是真的有原因的……
从他和北北的采访也能看出,龙哥有的时候控制不住他的占有欲(比如“有很多人想嫁我?我没看见啊”“我看见了”),龙哥的有些小表情小动作也表现出他真的不可能是温柔好欺负的。
我充分怀疑龙哥会特别无辜软萌地把北北骗到床上然后“吃”了。
相比起北北看起来傻兮兮的露牙式大笑,龙哥的笑容就很难体现出他的真实心情(除了和北北之外)。
护工可能是有的,但我觉得不多,毕竟龙哥无辜地眨眼笑笑,谁愿意为难他呢?(所以我权当没有护工)
北北你可长点儿心吧,昂。
(还有,龙哥和北北都是怀旧的人,你们懂,一辈子是很可能的)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bygg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对了,就是那种略带疏离的懒懒的那种感觉,我们都知道不管是什么扮相bygg营业都是非常有活力的!很有精气神的!
然鹅,今天的bygg……以我看来,多半就是在出神,注意力不集中的感觉。
结合昨天晚上提前到的北京,有可能是太累的吧( ͡° ͜ʖ ͡°)✧

说今天做的一个梦……
我梦到了巍澜,没错就是剧版镇魂时居白是沈巍和赵云澜的形象。
大概情节是赵云澜一直在找沈巍,找了很久然后找到了。
但为什么挑朱白tag呢?
因为上述都不是重点好嘛!!
重点是有床戏!!而且是以花絮的方式放出来的!!
当时北北是妹妹头澜形象,从赵云澜床上的那个厚厚的被子里突然钻出来,把被子掀开了,然后能清楚的看到北北的白衬衫被他撩上去了,露出白白软软的肚皮。
旁边有个工作人员笑他,然后北北在床上扑腾了两下,笑的眉眼弯弯的。
"因为我的肚子很热啊~"
居老师也盖着被子斜躺在北北旁边,手支着下巴,笑的那叫一个宠溺,我看的心都化了……
突然导演喊了一句开拍。
北北立刻翻了个身往居老师那边半爬半压过去,居老师也抓住北北的胳膊反压,两人在床上翻了两下最后还是变成面对面侧躺了。
导演喊卡表示重来(可能是因为居老师手下留情没有使力压北北)。
工作人员在旁边开玩笑说亲一个亲一个(两人侧躺距离很近)。
朱白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然后居老师奶笑几声后突然伸手抓(真的是抓,很有掌控力的姿势)住北北的后颈往他那个方向按。
两人就亲上了,还是那种深吻。


特别真实的一个梦,我在梦里都要开心到原地爆炸!!准备把花絮倒回去再看一遍时,我被吵醒了……
这告诫我们不要在楼上装修的时候睡觉!!
还我床戏!!!

800万福利视频到底应该有多长

反应超慢的一篇文😂


其实,白宇的800万福利不止四分多钟,在剃完胡子后他还跟直播一样对着摄像头又嘚瑟了一会儿来着……

直到他终于发现入镜的靠着玻璃门的居老师。

昨天为了陪朱一龙调整时差,白宇舍命陪君子,打了很长时间游戏,结果早起后直接从芒果变成了国宝。

白宇恋恋不舍地对着镜子扒拉着自己的胡子,啧了啧舌,还是决定和自己的玫瑰花刺告别。

剃了胡子怎么啦?我白宇还是个帅气的小澜孩!

朱一龙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为避免吵醒他,白宇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剃须刀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安静房子里还是如同拖拉机般响亮。

呜哦……

龙哥其实有点起床气来着……

"啊哈哈……龙哥你醒啦……"白宇挥着手里的剃须刀缩着脖子冲着睡意迷蒙的朱一龙笑。

朱一龙那双卡姿兰大眼睛没什么焦点地盯着改头换面的白宇,眼神游移了很久,才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慢腾腾地接话。

"老白,你把胡子……?"

哎呀他龙哥真可爱。

被萌到的白宇把手里的剃须刀往身后的台子上一扔,上前一步搂住居老师的腰准备来个浪漫的华尔兹舞步。

没挪动。

于是干脆顺势撑着朱一龙身后的玻璃门来了个完美的壁咚,然后低头深情凝望。

白宇超满意他高出来的三公分。

"龙哥,你男人帅吗?"

奈何刚睡醒的朱一龙是与任何浪漫因子靠不上边的。

只见他的目光从白宇光洁的下巴溜过,又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其发型,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

"老白你这发型真……有点丑。"

你说这还能玩吗?啊?

白宇哭笑不得地推开一步,刨了刨自己的西瓜太郎头,还对着镜子看了又看。

"我觉得还挺好看来着……"

"是,看多了还是帅的。"朱一龙怜悯地走过去拍拍白宇的后背,又画蛇添足加了一句,"但不能细看。"

白宇双手默默捂脸:"龙哥你别皮了……"

朱一龙看着被他怼得可怜兮兮的白宇,控制不住地爆出一阵奶笑,伸手揉乱了自家小孩儿的头发,又在对方抗议之前凑过去在其剃短的鬓角上吻了一下。

"不帅,但挺可爱的。"朱一龙思考几秒,自我否定道,"不,可爱也不对……傻吧。"

"呵呵呵……"

朱一龙满意地喟叹一声,放了水后晃晃悠悠地钻床上躺着去了,徒留白宇对着镜子无语凝噎。

问男人婚后婚前到底有什么区别?!

宠着呗还能离咋的?

白宇叹了口气,目光悠悠地晃到了还在录的视频上。

……

"啊啊啊!龙哥!全录下来了啊!!!"

于是快二十分钟的福利视频变成了四分多钟。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们都说bygg的奶盖头像远远,我要给南南正名!!

锥龙帮帮主今天也很苦恼

今天也是我肖想嫂子的一天呢~





锥龙帮,新出来的帮派组织,虽然是新来的,但全员战斗力极强,势力迅速扩张,短短一年时间蔓延至全国。

居一龙,就是锥龙帮的老大,一把手。

但最近他却有了烦恼。

北宇,锥龙帮全体兄弟的大嫂,著名的线上游戏主播,好像在帮内……多了很多粉丝。

因为锥龙帮黑白都有涉及,明面上的商业来往非常多,往日都是大哥亲自出面,用他那出众的外貌与……口才,促成了许多合作。

但这几天,大哥感冒了,且并发发烧等症状,于是北嫂子亲力亲为,将大哥按在床上,切换成交际花模式,换了套衣服就出去了。

躺在床上的大哥不知道情况,只是迷迷糊糊担心:哎呀小白不会很紧张吧?那些商人不会为难他吧?如果被欺负了自己该怎么安慰他呀?

至于那些重要的生意,锥龙帮大哥是一丁点儿也不关心。

五门生意非常成功,只是那天之后,居一龙发现帮里小弟们……不太对。

比如这样的,

“哎呀嫂子你累不累啊,我给你捏捏肩?”

还有这样的,

“哎呀嫂子你渴不渴呀?我给你买阔落!”

以及……

“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嫂子又可爱了呢?”

“不过又瘦了,大哥真是,没好好让他吃饭。”

“但你看嫂子的腰……是不是也……?”

“嘿嘿嘿……”

“你们在说什么能加上我吗?”

居一龙微笑地问那一群蹲在角落捧着手机傻笑的小弟们。

小弟们立刻手忙脚乱,一不小心手机掉了下来。

大哥优雅地捡起手机,看见了满相册偷拍的他北宇,再往前一翻,最早的日期就是他发烧北宇连换五套衣服参加活动的照片。

小弟们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看着大哥将手机扔在一旁,缓缓向后撤步,摆出了一个熟悉的姿势。

泰拳准备。

于是北嫂子和被抓住的小弟们都在床上躺了一周。

北宇:喵喵喵?

最后锥龙帮帮规新加了一条:不准肖想嫂子。

并且一直置顶。

关于发烧时期的自我脑补

龙哥不清醒,不管看起来多清醒。






社会我举铁80kg、从未感冒、身体始终良好健康的龙哥,在几天的连轴转再加拍戏时突遇的一场大雨后,光荣负伤——感冒了。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平常不感冒的人一感冒就如同遇到泄洪一般来势汹汹,毫无招架之力。

于是中招了的朱一龙隔天就被迫发烧,请了一天假躺在床上休息。

发烧是很难受的,朱一龙窝在被子里,满脸通红,额头上敷着湿毛巾,长睫毛没精神地耷拉下来。

旁边的助理急得打转,他却没空管她,只顾在脑子里昏昏沉沉地想着:不科学啊……之前拍镇魂时淋几场雨都没毛病,擦干了休息休息都能在宾馆拽着小白来几次爱的交流……

看来荒废了一年多的举铁运动是要再重新拿起来了……

不知迷糊了多久,朱一龙隐隐约约地感觉自己好像走在一地棉花上,周围白茫茫一片,他跌跌拌拌地朝前走着,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好像是……小白?

正想着,那人转过身,果然是白宇,他脸上还是带着灿烂又可爱的笑容,只不过手上却挽了一个身材强壮、面容模糊的男人。

“呀,龙哥,”白宇看到朱一龙,笑容不变,甚至更加俏皮,“抱歉呦,你满足不了我啦!所以我另寻新欢了,再见~”

说罢还给了一个“wink”。

朱一龙想要追,但脚下的棉花太软无法发力,只能看着白宇和他旁边的男人嬉笑着走远……

“啪塔”一声,朱一龙醒了,而且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清醒过。

毛巾还在额头上趴着,只不过捂热了,助理没在,窗户拉的严严实实,房间里不见光,昏暗沉闷。

朱一龙想起那个梦,甩开额头上的毛巾,一把将柜子上的手机按开,也不管是几点,白宇是在拍戏还是在睡觉,也不管自己还在发烧,立刻给对方发过去一个视频对话。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白宇,你果然有了别的狗了……朱一龙哀怨地咬着被角,想哭。

以前明明很快就接了!

终于,白宇卡在朱一龙的泪水马上要喷涌而出的时候接了视频。

那边的他好像也在床上,宽松的白短袖松松垮垮的穿着,露出一边与脸上的颜色完全不同的白皙肩膀,头发乱糟糟。

白宇揉了揉眼,笑着呼唤对面的人。

“……龙哥?”

“龙哥?居老丝?”

“朱一龙?”

“……”

“哥哥?”

朱一龙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

“龙哥你那边怎么那么黑?不开灯?”

“还有龙哥你发烧好些了吗?我给你打了有几十个电话你都不接,可急死我了,幸亏问了你的助理知道你没事我才……”

“白宇。”

朱一龙严肃的语气将白宇的话痨猛地打断,白宇感觉不对,脸色也认真起来。

“不准在外面有别的狗!”

……

“啥?龙哥你干哈子捏?!”西安黑富美吓得彪出了家乡话。

武汉老实居又哼哼两声,无不委屈地解释:“我梦见小白你因为我身体不好而抛弃了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朱一龙就冷眼看着白宇在那头逐渐笑成一个成熟的芒果。

“龙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偶像剧画风啊哈哈哈哈哈哈嗝!”

白宇抹了把眼角的泪,捂着嘴笑的浑身发抖。

居居委屈,居居更想哭了。

“小白……”

妈耶都有哭腔了!

白宇简直要被发烧时候的软萌龙哥可爱到智熄,但他明白此时不是笑的时候,赶紧哄哄孩子吧,也怪可怜的。

“龙哥,我怎么可能有别的狗你说是吧?我这么爱你,你要是身体不好我巴不得天天保护你呢!也展现展现我的男性荷尔蒙魅力!”

白宇秀了秀他的小细胳膊。

“那你不会因为我满足不了你而抛弃我吧?”

……

“我斗胆问一句,龙哥你说的是……哪方面……满足?”

“床上啊。”

朱一龙那边仍然是漆黑一片,只有隐隐的手机亮光打在对方的眼睛上,睫毛忽闪忽闪,眼神一片迷茫。

太过坦诚了啊……白宇捂脸,不好意思的咳了咳。

“我说龙哥,你对我有什么误解啊?我是钢铁直男的好不好?”

“要弯也只对你一个人弯……”

社会我龙哥满意的点头,然后脑子又迷糊起来,最后陷入沉睡之前耳边还是自家爱人低沉下来的温柔声线。

“龙哥,最近要好好休息呀,看你照片上瘦了好多……”

“作为你的男朋友我很担心的,平常还总说我不注意身体,结果你不也是一样?”

“……事业固然重要,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说是不是……”

“还有,以后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今天我都要急死了,你还怎么都不接……”

“龙哥你怎么不说话?龙哥?你睡了吗?”

“…………”

“龙哥我唱歌哄你睡吧,我最新学的一首歌。”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要你今夜都好眠……”

“啦啦啦啦我的宝贝,要你知道你最美。”

“嘿嘿,龙哥,好好睡哦,晚安~”




当然,社会我龙哥第二天发烧就好了,虽然还是有点感冒,但总体情况好了很多,他端庄矜持面带微笑地点开白宇的最新消息。

“……不会因为我身体不好就抛弃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真的!真遗憾当时你没开灯,要不然那个表情……”

这个芒果竟然录音?!完了又一个黑历史。

朱一龙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继续微笑着关掉聊天框,抬头示意助理可以登机了。

回上海的飞机。

白宇这个人,果然欠收拾。


















抱歉我真的抑制不住我的脑洞。

伴郎与新娘

·朱一龙x白宇
·在我心里龙哥就是那种看不出来的皮,看似好欺但其实腹黑,而bygg其实是那种很容易害羞也很容易开心的人,尤其是那个猫咪洗脸式害羞实力可爱了。
·傻白甜文,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是我的,美好是两位哥哥的。








朱一龙要结婚了。

网上闹成了一片,大多都是在讨论谁那么幸运能当朱影帝的妻子。

要说朱老师真的非常爱他的那位,保护措施做的非常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显露,网友们再神通广大也丝毫没办法,只是听说为了保护女方,婚礼现场不会录像,秘密举办。

连举办地都不知道,我们能怎么办?

小笼包刨根无果,只能在网上嘤嘤嘤,更有甚者,艾特了白影帝白老师。

众所周知,白宇和朱一龙关系向来很好,或许从白宇嘴里能知道点什么。

然而,白老师回复:龙哥的那位我也没见过哦~[吐舌]

这下实锤了,不为人所知的地方,cp粉们也嘤嘤嘤起来了。




白宇当然知道龙哥要结婚,更知道婚礼在荷兰举办,甚至于龙哥最近忙于拍戏,作为龙哥最好的兄弟之一,他都要负责婚礼的安排工作。

准备婚礼真的非常麻烦,白宇从早忙到晚,场地、宾客、牧师都要他负责,连着三天连轴转,龙哥拍戏之余也会进行指导和建议,不过大多默认白宇的选择。

有时候忙的脑子傻了,白宇倒在酒店床上,也会突然有种其实是他和龙哥结婚的妄想,然后傻呵呵地笑笑,倒头便睡。

第二天继续忙的连轴转。

白宇也没有撒谎,龙哥的新娘他是真的没见过,龙哥结婚的消息对他来说也非常突然。

明明一个月前他们还一起去旅行,龙哥还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一副……没有女朋友的样子。怎么可能会结婚?白宇感觉自己被骗了。

或许是他从来没看透过朱一龙,他的龙哥。

白宇没怎么难过,他觉得高兴。开着车挨个寻找场地时他高兴,和酒店经理讨论该准备多少菜时他高兴,在与婚庆公司讨价还价时他也高兴。

朱一龙是白宇的好兄弟,是他的哥哥,龙哥结婚了,白宇当然高兴。

但是他也好奇,怎样优秀美丽、成熟知性的女子才会让龙哥那样喜欢,毫不犹豫地步入婚姻的坟墓。

这种想法像个刺扎在心里,不疼,但非常膈应人。

白宇一直忍着等龙哥自己告诉他,但白宇的好奇心太重,很快就忍不住了。

【龙哥龙哥!】白宇刚洗了澡,全身还热气腾腾的,正窝在酒店的被子里,用微信骚扰朱一龙。

【怎么了?】对方秒回。

白宇偷偷笑了笑,手指活泼地在屏幕上点击着。

【龙哥~我忙了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再丑的媳妇也得见公婆了哦~】

对方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别闹了小白】

果然,白宇翻了个白眼,憋着股气,给朱一龙扔了个毛猴表情包。

对面毫不犹豫地扔了个芒果。

两人幼儿园一样互怼了十分钟,朱一龙才强行把话题拉回正规。

【明天我的戏份就结束了,大概后天回来,到时候婚礼就交给我,你休息休息。】

白宇挂在嘴角的笑意逐渐消散。

他……不太高兴了。

【行啊龙哥,我巴不得休息!你不知道这些事有多麻烦!】

【辛苦你了哈哈】

白宇暗灭手机,呆坐在床上,半响,他猛地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关了灯,扯了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把头埋进软软的枕头里。

兔走狗烹!鸟尽弓藏!卸磨杀驴!!

朱一龙……你丫真TM过分!!




朱一龙回来后,白宇真的休息下来了。

人一闲就容易多想,之前忙着,只顾着做事了,于是什么也来不及想,这一休息,不得了了,肠子里的弯弯绕绕就得出来。

朱一龙看起来似乎比之前的白宇更忙,做什么也不叫他,白宇有心想去骚扰也不可能,只能整天坐在酒店刷手机。

当初的白龙冠天都来帮忙,结果白宇单单被孤立出来,他一个人也见不到。

他看以前的采访,看2018年的他说:

“我啊?我最想以女方家属的身份出现在龙哥婚礼现场,让龙哥给红包,不给到我心里满意的数字就不让他过!”

白宇觉得当初的自己还真傻。

又傻又单纯。

于是现在不傻也不单纯的北老师抹了抹眼角,将眼泪扼杀在心里。

他应该高兴的啊,明明前几天还很高兴,龙哥是他最好的兄弟,结婚是喜事,他……不应该难过。

白宇想起又是那一年,他的大花轿被挖出来,朱一龙看着视频笑的仰倒在沙发上。

他喜欢看龙哥笑,所以他凑过去用手指戳着朱一龙的肩膀。

“龙哥!如果你喜欢,你结婚的时候我也给你跳怎么样?”

“……不、不行,”朱一龙表情管理失控,大笑着去摸白宇的头,声音甚至比平常还温柔,“新娘怎么能给新郎跳。”

白宇记得当时的他心里搁楞一下,然后整个人都红了。

他不敢深想,怕最后当真了对方的玩笑话。

但还是当真了。

白宇喜欢朱一龙,整整五年,从2018年起。

五年后,他心里的人要结婚了。

白宇想,真的不能让他闲下来,一闲下来他就想朱一龙,一想朱一龙他就难受,就不那么高兴了。

然后他又想,朱一龙真的是个混蛋,自己好歹也算是他的好兄弟,怎么连嫂子都不让他看,防着他……不让他彻底死心。

抢婚这个可能性还有没有呢?



抢婚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白宇擅长硬调节,前一天还颓得床都起不来,第二天睡醒又是条好汉。

就算他终于发觉最近朱一龙是在躲他,不知道朱老师在做什么,他也知道今天是女方家属来荷兰的一天。

就算他不能作为女方,但混进女方家属完成收龙哥红包的愿望还是可以的。

白宇起的相对挺早,拍了拍还沾有泪痕的枕头,把它藏进被子里,兴致勃勃地冲向机场。

扑了个空。

瞬间萎靡的白老师在机场握着手机,感觉失去了梦想。

白宇不认输,决定去堵朱一龙,结果翻了半个小时聊天记录也没有龙哥的酒店房间号。

……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白宇生气了,难过了,之前所有为这场别人的婚礼付出的努力似乎在朱一龙回来之后全部付诸东流,留给他的只有雾蒙蒙的一片。

生气的白宇是有点冲动的,但冲动时间不长,也只有五分钟。

之前他也有心躲着朱一龙,害怕看到朱一龙幸福的表情,却是因为别的什么人。

但是!冲动的白宇可以上天入地!

所以这五分钟时间白宇立刻驱车去了婚礼场地。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婚礼场地是白宇自己定的,怕了吧!

到了场地,果然人基本都在这里,在那里搬桌子的彭妹妹、站在旁边指挥的瞿博士,以及……背对着白宇跟牧师交流的……他龙哥。

本来是最好的对峙时间。

但五分钟时限到了。

也就是说,白宇看着那个穿着他给买的黑红格子衫的人,非常没有出息的怂了。

明明想偷偷和龙哥穿情侣装,却骗对方说这件衣服特别配他的白老师,一直都是不敢上前的一方。

这个室外场地上的椅子桌子都摆好了,红毯从入口的气球拱门处一直长长的延伸至牧师站的台子前,毯子的两边摆着两排骚包的玫瑰花。

这些都是白宇选的,包括玫瑰花。

基本上都完成了,自己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白宇眼含热泪,放弃质问的打算,准备回国。

没错,回国。

开玩笑!亲眼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别人结婚?完全做不到的事情好吗?!

他白宇还只是个三十三岁的小澜孩!

然后满含悲壮的白宇转身,看到了身后的自己的亲亲表哥。

白宇:???表哥你怎么也被龙哥请上来了?

表哥:……小白你可长点心吧。

白宇:……点心?什么点心?



所以,白宇的苦情戏份被迫结束了。



朱一龙是在机场把白宇抓住的,要不是表哥及时通报,朱影帝可能还不知道因为他过于腹黑的骗婚举动让白影帝的冲动时限延长至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足以让气愤的白宇登上回国的飞机。

是不可能的。

从外国买机票也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白宇没带护照,还……穿着拖鞋。

抛下手头事务的朱一龙在机场找到离家出走的小猫咪简直不要太简单,光是那顶傻乎乎的渔夫帽就很显眼了。

还缩在座位上,更像只猫咪了。

朱一龙靠在门框上笑着看他的小白,突然想起2018年的夏天,他也是在上海的机场那样看着从远方匆匆赶来的人,同样的渔夫帽下是掩饰不住的笑意,阳光下那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

一个小时没白等,他突然想就这么和那个白老师一直走下去,不管是怎样的道路,所以他试探的伸出了手。

然后手被拍了拍,对方没有牵住他,反而采用了更亲密的方式。

白宇搂住了朱一龙的肩膀。

兄弟间正常的举止却让朱一龙高兴地想原地打一段泰拳。

朱一龙一直觉得白宇傻傻的,他的渔夫帽是,拖鞋是,平衡车也是。

但是朱一龙也情愿和白宇一样傻傻的,他戴着完全不符合他的渔夫帽,穿着浅蓝色的格子外套,也喜欢在片场穿上白宇风格的拖鞋。

他把他的心思隐秘而又坦诚地展露给所有人。

天知道朱一龙看到评论里都是痛心疾首的“哥哥你被白叔带坏了”有多开心。

偏偏就白宇不知道。

反而还在看到不好的评论后视频安慰他:“龙哥,你穿这身明明很帅的!很有我的风格啊!”

“龙哥最帅!!”

谁管别人怎么想呢?你觉得开心就好啊。

朱一龙想,然后露出一副嫌弃又无奈的表情。

“你这不也是在夸自己吗?”





朱一龙走过去,首先看到的是和自己同款的拖鞋,之前度假时一起买的。

他简直抑制不住心里的笑意,伸手把那个垂头丧气的渔夫帽摘了,又糊了糊那一头卷毛。

白宇半搭不理地偏头,誓死不从。

“老白?小白?”朱一龙坐在白宇旁边的椅子上,用手支撑住膝盖,把头凑过去,从下往上,试图看到白宇的眼睛,嘴里还不停,“白老师?bie老师?”

“bei老丝。”白老师可是非常严格的。

“嗯嗯,bie老师,别气了。”朱一龙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骗婚是要坐牢的你个居老丝!”

白警官很有骨气,他毫不被美色迷惑,势要犯罪嫌疑人朱某龙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说吧,我气什么!”

“我不该结婚不通知新娘,并且在这几天冷落了新娘让他难过。”朱一龙认错态度非常良好。

“确实~”白宇挑眉,点了点头突然起身,准备走。

朱一龙急忙拉住对方的手腕子,并充分利用那80kg的握力,准备把对方65kg的身体拉进怀里。

“没有充分意识到错误!居老丝你这么做极其过分!情节严重!”被拉进怀里还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的白老师还在控诉。

朱一龙低头思考了一下程度,也点了点头:“我觉得还好。”

“欺骗感情!”亏得我还流了些眼泪水,林黛玉似的,被耍的团团转,真没面儿……

“嗯嗯,小白我错了。”

朱一龙笑的无比乖巧,手上却拍拍白宇的腰以示安抚。

“我暗恋了你五年,忍不住。”

“但我又怕你拒绝我,才……”

“骗婚就骗婚吧,我喜欢你,结婚后坐牢也值了。”

听到这些话,虽然是意料之中,白宇整个人还是有点红,笑容抑制不住地往傻笑发展,觉得这样实在傻,不禁抬起一只手猫咪洗脸式虚虚地遮住自己的脸。

整个人缩在朱一龙怀里。

过分就过分吧,谁让自己喜欢,对方也喜欢自己呢。

朱一龙看着害羞成皮皮虾的白宇,知道对方气消了大半,但还是不由得想起自己不用手就能吃虾的神奇技能,思维瞬间偏离轨道,脸上也有点发烫。

掩饰性的咳了咳,准备拉着自家新娘子回去了。

谁知反手又被白宇拽住,对方露出一个傻乐还未消退就又加上一层狡黠意味的八颗牙的微笑。

“让我回去我还有条件,龙哥。”

朱一龙突然有了被叫毛猴的危机。

“我不当毛猴的媳妇!我要当伴郎!”

果然,要想白宇放弃毛猴的梗,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你走开!”

“那我走了哦~”

“……回来!”





婚礼很快就到了,6月13日。

白伴郎穿着黑西装,人模狗样地和自家两个姐姐,表哥和老哥站在一块儿,仰着头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被他姐一脚踹到最前面迎客。

朱新郎穿着白西装,远远地从红毯上走过来,身后张牙舞爪地跟着彭美丽和瞿萌萌。

“站住!”白宇站在红毯的中间截住朱一龙,向他伸出手,还是那一副我要搞事的笑容,“给红包!不给红包不让过!”

朱一龙手足无措到四肢僵硬,耳朵都是红的,彭美丽在后面悄悄翻了个白眼,姐姐你可真会装。

“一百?”

白宇摇头,十分矜持地双手抱胸。

“一千?”

摇头。

“一万?”

再摇头。

“一万一?”

……

“你说他们啥时候完啊?”旁边酒席上的高雨儿端着酒杯,用胳膊肘捣了捣旁边的杨蓉女士。

“别管他们,他们谈恋爱他们了不起,吃咱的。”杨蓉瞟了眼那边还在缓慢加价的幼儿园两个小孩儿,不屑一顾。

辣鸡!就知道秀恩爱!秀了五年了还没够!

“三万二?”

瞿萌萌忍无可忍地踢了朱美丽一脚。

朱一龙低头温柔地笑,在白宇又一次地摇头中上前牵住白宇的手。

“还不行啊?我把我自己给你好不好?”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小孩儿露出一个笑容。





“你好,白宇。”

“你好,朱一龙。”

朱一龙握住白宇的手,心想这人到底多大了。

白宇握住朱一龙的手,心想这人看起来好高冷啊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白宇反手牵住朱一龙,笑的如同那天初见。

“好啊。”

沈巍接住了赵云澜的真心,朱一龙也接住了,真好啊。

结婚照他们没拍,毕竟2018年就拍过了啊。